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国美创始人黄光裕被曝已出狱,国美零售市值涨幅超20%

来源:ename.cn 2020年06月25日 11:52

今日,“国美创始人黄光裕被曝已出狱”一跃成为热门话题。


国美创始人黄光裕的人生更是充满传奇色彩,他曾三度问鼎胡润百富榜之大陆首富,在2006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亦排名第一。从众人崇拜到千夫所指,黄光裕案承载了太多的舆论与想象。


黄光裕或将出狱?

 

2010年8月30日,法院宣判,黄光裕因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和单位行贿罪获刑14年。

 

据了解,黄光裕入狱服刑后共计获得过两次减刑机会。

 

第一次减刑发生在2012年,当年6月18日,减刑10个月。第二次减刑发生在2016年,当年5月31日,减刑11个月。

 

综上可知,黄光裕共减刑21个月,理论上,黄光裕在2021年2月16日就可以恢复自由身,前提是其没有获得更多减刑。

 

但近日有消息称,黄光裕已于近日出狱,国美官方或将于今晚对外公布。

 

受此消息影响,国美系概念股集体飙升,国美零售涨幅超20%,国美金融科技涨幅超60%。截至目前,国美零售涨幅达17.39%,股价为1.62港元。


 

 

虽然不在江湖,但黄光裕出狱传闻不断。今年四月,国美零售投资关系总监李虹曾回应,黄光裕正常刑期到2021年2月16日,没有变化。

 

此次是否又是空穴来风,静待国美官方的公开回应。



相关推荐

在租客网租房,让广大租客享受超高性价比的租房体验!

说起现在的外卖行业确实是非常火爆的,人们工作都比较忙碌。尤其是对于租客而言,很少有时间外出买饭或在家做饭,而外卖不仅方便快捷而且选择性较多,也没有时间限制,不管是早饭还是夜宵都能让租客吃上可口的饭菜。据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外卖产业链逐步完善,餐饮外卖市场逐步成熟。2018年中国外卖用户规模较2017年增长17.4%,达到3.58亿人,2018年外卖市场规模突破2400亿元大关,其市场发展已进入稳定增长期。“新消费”时代给外卖行业带来新的发展机遇,2018年外卖品质升级,不断延伸的市场发展趋势和下沉的市场深度,带给租客更多的便利,也带给行业更多的商机。外卖服务人群不断下沉据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以来,中国在线外卖用户的城市分布重心向三四线城市移动,一线城市用户占比下降6.0%,降幅明显;而三四线及以下城市用户占比合计增加5.8%,成为外卖市场增长的新驱动力。外卖购买力持续增长2018年第四季度在线外卖用户客单价集中在21-40元区间内,占比54.6%;其次是41-60元区间,占比22.4%;60元以上占比10.5%,其中在某平台内三四线城市100元以上的订单量同比增幅为54%,二线城市为42%,一线城市为63%,外卖用户消费购买力持续增长。外卖附加值逐渐显现2018年第四季度多人用餐仍然为用户点餐主流,分别有45.0%和22.5%的受访用户外卖点餐是和2-5个同事朋友和2-5个家人一起订。小编认为,随着在线外卖点餐愈发普及,越来越多用户倾向于多人点餐,外卖逐渐成为社交的新潮流,成为社交新载体,逐渐走进人们日常工作生活中,尤其是在晚餐时段的租客群体中更为常见,经历了一天的工作后,不论是按时下班还是加班回家,租客们大都喜欢在出租屋内与租客朋友一起点餐看剧刷综,享受一天当中最为放松的时刻。外卖场景不断外延2018年第四季度非正餐时段外卖点餐比例较2017年第一季度均小幅上升,其中宵夜点餐比例上升2.9%,下午茶提升2.7%,午餐则下降3.6%。小编认为,在线外卖的便利性和全天性促进了用户用餐时段的扩展,有利于提高在线外卖在居民生活中的渗透度,也在某种程度上为广大租客朋友们提供了极大的便利,时刻为租客们补充体能,在异乡的漫漫长夜能有一份热气腾腾的美食作伴,不仅能温暖租客的胃,也能温暖租客的心。“吃穿住行”是人们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必备品之一,尤其是对于租客而言,每一项支出都需要合理安排,精打细算。其中房租占据了租客收入支出的很大一部分比例。不仅如此,许多租客还经常在房租、中介费、押金等支出项目上重复花钱。为了解决这一困境,广大租客的聚集地——租客网提出了“租房免押金,降低中介费”的服务口号,让广大租客享受超高性价比的租房体验,不仅能快速找到好房源,最重要的是可以降低生活成本,从而获得更高生活质量!“租房免押金,降低中介费”不仅是租客网对于广大租客的承诺,这也是租客网对于自身服务的严苛条件,致力于完成更高效更便捷的服务升级,一方面大大缩短了房东房屋的空置期,形成长久的发展优势;另一方面增加中介的客户问询量,增加成交几率,为中介带来更广阔的发展空间。租客网将三方利益做到合理有效的平衡和管理,让更多租客过上更美好的生活!

2020年05月25日 13:48

壕:造价45亿元超一季度净利润,中信证券中信金融中心项目5年后终将开工!深圳网红新地标来了?

每经记者王砚丹每经编辑何剑岭图片来源:摄图网又有券商要修楼了!5月7日晚间,中信证券公告称,公司第七届董事会第六次会议上表决通过《关于中信金融中心项目工程建设的议案》,同意中信金融中心项目工程造价不超过人民币45.34亿元,由中信证券与全资子公司金石泽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6:4的比例承担。中信证券表示,将授权公司经营管理层依法办理项目投资建设所涉及的相关事宜,包括但不限于开展项目施工总承包工程的公开招标工作、签署项目相关合同、办理监管审批手续等。5年过去,中信金融中心终于又双叒叕要开动了一石激起千层浪。首先,45亿造价绝对不低!但对中信证券而言,似乎也不算贵——一季度中信证券净利润达到40.76亿元,用一个季度净利润多一点的钱来修一整栋楼似乎并不过分。此外,一季报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中信证券光是母公司的自有账面货币资金就达到496亿元,修个楼绝对不差钱。其次,是这次这个中信金融中心的项目,终于又双叒叕有进展了。2016年5月6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发表了一篇名为《有券商借钱也要买地盖楼广发中信争建“地标”》的文章。其中提到,2014年,中信证券与金石泽信共同拍下了一块价格为35.49亿元的土地,并在2015年8月取得了土地使用权证,这块地的用途就是建设“中信金融中心”。2015年中信证券年报显示,当年年底“中信金融中心”被计入在建工程1.48亿元。同时,据深圳商报2014年9月27日的报道,“投资90亿元”的中信金融中心开工建设,成为深圳湾超级总部基地开建的第一幢摩天楼,将致力于打造成“深圳湾一号地标性建筑”。项目用地面积约3.1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40万平方米,建筑总高度300米,总工期4~5年。然而,因为种种原因,5年时间内中信金融中心进展缓慢。在中信证券2019年年报中,中信金融中心年初在建工程账面价值2.38亿元,年末时还减少了约300万元,只剩下2.35亿元。不过,即使是现在,从中信证券公告的45亿元造价预算来看,并未超过当时所报道的“90亿元”投资。券商热衷修楼中信集团修“中国尊”热衷参赛近年来,券商也成为打造CBD的主力军。如银河证券2018年7月公告称,公司近期与中证机构间报价系统组成关联体,共同参与“北京丰台区丽泽金融商务区南区F-22、F-23地块F3其他类多功能用地”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的投标活动并中标,中标价为31.88亿元。银河证券表示,新建物业拟投入资金约19.2亿元,包括但不限于土地及契税、前期费用、建安及装饰费用、管理费、财务费、其他费用及不可预见费用等。但值得一提的是,银河证券董事会在表决上述议案时,共10名董事对该议案进行表决,两名董事投下弃权票,理由是“参建经营性用房会增大公司风控指标方面的压力,尚非公司当前经营走强的必备应急措施。”即使不自建物业,一些券商也会适时进行装修升级。如西部证券近期发布公告表示,将装修上海总部及子公司办公楼“晶耀商务广场”,装修所需经费1.24亿元,以及代建管理费477.22万元。不过,中信金融中心的修建,引起人们感兴趣的不仅是这一漫长项目的新进展,还包括它建成后将变成什么样子。毕竟,“深圳湾一号地标性建筑”可能真会成为未来的网红打卡地。在北京,中信证券被称为“麦子店高盛”,其大股东中信集团也热衷修楼。2010年底,中信集团以63亿元的总价拿下北京朝阳区Z15地块,并宣布投资240亿修建中信大厦,一时引起全国人民关注,许多北京市民看着中信大厦慢慢拔地而起。根据中信集团官网介绍,中信大厦于2018年年底竣工,已经逐步投入运营使用。中信大厦还有个名字叫“中国尊”,它是以传统的中国礼器“尊”为创作原型,地面108层,为目前北京第一高楼。现在在北京四面八方,只要是略开阔的地点,都可以眺望到它的身影。中信集团应该非常满意“中国尊”的设计,并携它参加了多项奖项评选。2019年,中信集团官网发文称,“中国尊”参与了2019年度世界最佳高层建筑评选并进行推介,最终获得了400米及以上最佳高层建筑杰出奖、最佳结构工程杰出奖两个奖项。远在深圳的中信金融中心项目位于南山区深圳湾超级总部深湾一路与白石四道交汇处东南侧,北至白石四道,西至深湾一路,南至滨海大道。3月22日,据搜狐网报道,SOM建筑设计事务所公布了中信金融中心效果图,该中心由(312米+220米)双塔组成。SOM建筑设计事务所1936年在美国创建,曾设计了世界上第一座玻璃幕墙高层建筑。对绝大部分人而言,将来都不会在中信金融中心办公,但不妨碍它可能会成为深圳湾第一打卡地标。不知最终中信金融中心是否真按照SOM公布的效果图修建,也不知最后成品效果如何,但正如梁思成说“建筑是凝固的音乐”,无论是不是中信证券这家龙头券商的股东或者客户,所有人都会对中信金融中心最终建成后的视觉效果充满期待。

2020年05月09日 10:39

在线教育爆火,只有这两类公司抓住了流量红利,60%企业恐倒闭

今年2月,在线教育的需求全面爆发。此前,从业者热议的话题一直是如何培育市场获取流量。2019年,在线教育大打营销牌,烧钱拼广告,花费几百亿也不过带来几千万用户。疫情下,因为“停课不停学”,不花一分钱,就全面的提高了家长和学生对在线教育的认知,也使在线教育迎来爆发性的流量增长,有业者估测,至少为在线教育节约近5000亿的获客成本。各大媒体纷纷预测,在线教育将成为疫情过后的最火行业之一,可能将改变在线教育获客难、获客贵,大部分呈亏损的状态,并在5年后迎来大爆发。多鲸资本合伙人葛文伟表示,决定着在线教育爆发的关键因素有两个,一个是底层基础设施的变化,5G、AI等科技的发展和建设,家庭网络的普及和使用费用的降低,在提高在线教育效果的同时,令用户使用在线教育的门槛持续降低。另一个是形成完整产业链,即在线上教师培训、技术平台提供等产业环节上都有专门的服务机构。产业上下游的不断完善,将实现资源协同共振,不断降低企业成本。而大批量的用户涌入,也引发了不少从业者的忧虑。中国平安旗下麦奇教育科技(iTutorGroup)中国大陆事业部总经理赖荣明的观点较有代表性,他说,“如果一些教育机构因为承接不住大流量的涌入,而降低了教学质量,或者一些匆忙转向线上的教育机构不能给用户带来良好的体验,4月后将引来退费潮,机构仍然要面临重大打击。而很多用户可能会丧失对在线教育的信任,或者形成恶劣印象,短时间内很难扭转,反而可能成为在线教育的灾难。”更让从业者担心的是,此次在线教育在全国的“被迫性”普及,还有可能给在线教育发展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由于教培行业具有产品标准化复制难、产品差异化难、评判标准复杂等特点,而大批量的用户涌入,在线教育企业是否有“招架之力”,教师及运营服务人员是否充足,服务是否跟得上,课程效果是否经得起检验,都将决定着其能否“有未来”。从这个角度来说,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恐怕不是在线教育企业的机会,而是试金石。有观点认为,今年一年内将有至少60%在线教育公司会倒闭,一大批抗风险能力弱的中小企业将被淘汰出局。精锐教育CEO张熙表示,目前,大部分在线教育公司都没有正现金流,发展都靠投资,存在泡沫。年初第一家宣布停运的在线教育企业明兮大语文,似乎也印证了这一推断。在其创始人王嘉树《致明兮家长的一封信》中,这样解释停运原因,“因为发展冒进,在项目初期同时开了4个学年的课程研究,导致投入大幅增加,同时又出现对融资节奏的误判,造成了运营资金产生巨大缺口。而最近融资中,投资方线下产业居多,因疫情放弃投资。”不过,线下教育的被迫转型和竞争的加剧,也将带来在线教育模式突破和创新的可能。行业中可能出现黑马,正如淘宝后再有京东、拼多多。但可以肯定的是马太效应将继续增强,头部企业的优势将进一步凸显。已经经过大量客户检验的产品和服务,势必仍将在这次疫情后,收获留存大批付费用户。已在教育行业布局多年的山行资本相关负责人表示,“疫情的爆发使在线教育迎来了意料之外的增长爆发,现在就是比拼各家公司此前积累的能力。”2月以来,iTutorGroup全平台流量增长4倍疫情为在线教育带来了极大机遇,但未必利好每一家在线教育机构。研究表明,只有两类公司抓住了这次疫情的流量红利:一是帮助实现教育信息化的互联网巨头,如阿里钉钉、腾讯教育、科大讯飞等,它们为各地中小学搭建线上平台。钉钉自2019年3月发布“钉钉未来校园”解决方案后,正式推出“教育钉钉”建立教育业务线,助力中小学校园教育数字化转型。在12月17日“教育钉钉”成为教育部在官网公布首批通过备案的教育类移动APP之一,然而彼时钉钉在大众心目中的定义仍然是“办公软件”。而疫情发生后,钉钉教育支持平台的身份被大众所熟知,教育行业地位开始突显。钉钉于1月29日发布“在家上课”计划,紧急上线直播课堂等,支持全国大中小学远程教学后,使得其下载量暴增。在各大APP应用商店排名不断上升,甚至越居首位,随后也被中小学生屡屡推上热搜。据阿里巴巴合伙人、钉钉副总裁方永新(花名大炮)透露,自疫情发生钉钉上线在线课堂后,带来的用户增量至少是以前10倍以上。截止2月中旬,钉钉已经支持了全国超30个省份、300多个城市的大中小学开课,覆盖超5000万学生。这教育业务规模的扩大,让阿里巴巴集团看到了中国未来数字化教育发展更多的可能性,将加大投入力度,优化巩固钉钉在教育生态中的地位。方永新表示,“钉钉教育线团队规模约为30人,此后阿里巴巴集团将在人员、技术、资源上进行更多的投入。明年我们除了去服务更多的学校、教育局和教育厅之外,更重要的是把目前我们发现的一些学校、学校、老师的的新需求,做重点开发,提供增值服务。”二是现有的在线教育龙头,如新东方、好未来、猿辅导、iTutorGroup等。中国平安旗下麦奇教育科技(iTutorGroup)成立于1998年,是全球第一家成立超20年的在线教育机构,为用户提供成人英语、对外汉语和青少儿英语、数学、语文、编程等真人在线互动课程,目前,已拥有数万名老师,每年提供超过千万堂在线互动课程。iTutorGroup靠成人英语真人互动培训起家,后期逐步开发了青少儿K12阶段课程,品类扩充至包括英语、数学、语文、编程在内的四门课程。并打造了成人在线英语教育品牌TutorABC、青少儿在线教育品牌vipJr,以及在线汉语教育品牌TutorMing三个子品牌。自2月以来,iTutorGroup全平台流量环比增长4倍,旗下青少儿在线教育品牌vipJr同比上涨215%,成人在线英语教育品牌TutorABC同比上涨了85%,单月注册用户突破了100万。其中80%新增注册量来自免费公开课。赖荣明表示,赠课的确是对外进行品牌和产品能力展示的一个机会,但要量力而行,且性质要单纯,保证质量和效果,“只有质量才能把流量留下来”。目前,iTutorGroup的付费用户两个品牌各占50%,而vipJr增速明显更快。“过去三年我们在青少儿英语方面投入更多,未来将同时发力英语、语文、数学、编程,为客户打造一站式学习平台。”赖荣明说,未来vipJr将成为iTutorGroup未来战略重心。战略重心转移,并不代表成人英语需求的下降,而是在线成人英语培训方面TutorABC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达到了一定高度,产品已经相对成熟,未来一年TutorABC将更注重面向B端提供专业英语学习,打造“英语+”的概念。在线教育目前最大成本投入是获客,而iTutorGroup除了利用TutorABC、vipJr,两个品牌的互相引流外,还背靠中国平安集团这个巨大流量池。“在线教育建立自己的私域流量池是很重要的,烧钱获得流量,势必导致盈亏不平衡。目前集团各专业公司都在帮我们推广产品,未来我们还将为集团旗下各公司定制课程,深度服务与协作互引流量。”赖荣明坦言,今年也将面临着更大的工作压力,加快工作节奏。“其实我们原计划2020年底开放在线学习平台麦奇云,但是疫情突发,考虑到学校和B端机构对于平台系统支持的迫切需求,我们最终决定将开放时间提前。”iTutorGroup自研系统,目前技术团队已达500余人在这次疫情中,在线教育的工具性被凸显,即其互联网属性更被大众认可,而教育属性则次之。大部分被迫投入在线教育的用户,抱有的想法是“特殊时期,教育有总比没有好。”因此对于大部分在线教育企业而言,这次短期的用户暴增有可能只是一次免费的公益,而真正能帮助其获得红利和留存的是教育服务效果和体验。当教育部下发通知要求停止线下教学活动后,线下教育机构纷纷陷入焦虑,紧急求助寻找支持线上教学的开放平台。同时,各大在线教育机构通过免费攻势迎来大批流量,也迎来了宕机,微博中“XXX崩了”的热搜不断,评论中满是学生的吐槽。iTutorGroup却是个例外,“其实创立之初我们也是应用第三方直播平台进行授课,但运营过程中,我们逐渐发现第三方平台提供的服务不够精细,存在数据无法收集分析、依赖人工排课等情况,功能限制太多,如果定制,平台方要价又太高。”赖荣明对猎云网说。自2005年开始,iTutorGroup就投入到了一系列技术研发中,目前技术团队已达500余人,建立了动态课程生成系统、环球网络架构、在线学习系统以及可实现万人同时在线的全球智能讲堂等自研系统及平台。“如今iTutorGroup的运营完全依赖自研系统,尤其这次疫情期间对B端学校、机构免费开放的在线学习平台麦奇云,运用了自主研发的AI智能相关技术,可以完成教学、教材分屏、智能排课、课后作业、在线会议等在线教育机构的一系列运营。”据介绍,未来中国平安还将在技术方面对iTutorGroup持续赋能,提高其产能产值,赋能教师与教研团队。在线教育头部企业,更有争夺红利的实力,因为运营时间较长,对产品的打磨更完善,营销的经验也更加丰富,在突发疫情面前的反应也要更快。“麦奇科技创建至今已经有22年了,线上教育行业中发展史这么长的公司是难得一见的。这是缘于在日常运营中我们非常注重财务规划,不会动用学员未消课的预付款。另外由于我们经历过非典、台风等突发事件的洗礼,已经为应对突发情况的积累了很多经验和技术支持。”赖荣明说。在疫情发生之初,iTutorGroup召开了4个多小时的会议,对疫情形势做了分析和判断,并进行了紧急部署:全体员工取消休假线上复工,应对可能激增的用户;开启线上招聘,培训储备班主任和教师;对外开放每月400堂免费公开课,让学员平安在家学;捐赠1万套牛津英语课给战役一线人员,免费开放自主研发的在线学习平台麦奇云,并顺势在中国平安旗下子公司如平安好医生、壹钱包等APP中设立服务专区。大年初三,iTutorGroup就实现了全员线上复工,从1月底启动线上招聘至今共10000多人投递简历,超过60%参加线上面试,录取400多人,为后续在线教育的爆发增长储备员工。“疫情期间陆续有其他在线教育公司停运,并向我们寻求援助,预计4月后还会出现类似的情况。”不可否认,疫情为在线教育带来了短期的流量暴增,并提前了在线教育发展进程,然而能否将流量真正变为红利还要看疫情结束后各家的转化和留存率。

2020年03月14日 00:14